💙蘭陵吹風機💛

凌吹

【追凌】 共沐春秋

現代pa設定。

一發完。


01.


         和魏无羡两人给温情姐弟找好酒店休息后,蓝思追疲惫地倒在自己的床上。灯光打在眼上有些不舒服,他抬起手臂挡起来。


         他想起魏无羡离开前拍了拍的肩膀,难得语气凝重道:“思追,不管你怎么想,我和蓝湛最后都尊重你的决定。”


          温情眼裡闪着光,语气激动地和他说着很多事。


         “你们走失的这些年里,我和阿宁一直在找婆婆和你。”


          “你母亲病逝后不久,你父亲就在家族工作中丧生,临走前把你和婆婆托付给我们照顾。”


          “当年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你们,我们一直很内疚,我们对不起你和婆婆,更对不起你的父母。”


          “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回岐山。”


        温情双眼泛泪连说下来,几番硬咽。身旁的温宁也是一副同样的神情。


         温情想接走他不是不明白,除了本身就是血亲外,还有在普通人实在难以接受他们这个由三个男人组成的家庭。


         在茫茫人海中找了十几年的艰苦和辛酸是多少言语都说不清的。


        

只是,他一点都不想离开这个从记事以来就一直生活的城市,还有一直熟悉的人们。


02.


         关于他记事以前的事情,魏无羡倒没有避讳过。


       

         不知道祖孙俩在外流浪了多久,才被魏无羡带回家。


         婆婆上了年纪又不识字,没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魏蓝两人找了半年也没有结果。在征得婆婆的同意后,两人带著他就办了收养手续。


         蓝家祖上就是书香门第,到了今天也保留有取字和称号的习惯。婆婆喊他“阿苑”,但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字,也不知道是大名小名。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他的原名是叫温苑。


         魏蓝两人估摸着就起了蓝愿这个名字,顺带取了字,他就这样生活下来。


         魏无羡去金家串门不忘带上他,他年纪与金凌相仿,一来二去的就熟了起来。


         江厌离的点心有他一份,婆婆给金凌吃过亲手煮的丸子,婆婆还和他说过,来访的那个女娃娃长得真好,最后还得哭笑不得地和婆婆解释。


03.


         蓝思追拨开那个人的号码,掀开窗帘的一角,看著窗外的夜景。,不禁在想现在他在干嘛。


        “喂,蓝思追,是我,怎么了??”开口就是刚睡醒的慵懒嗓音。


        “阿凌…”蓝思追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说道:“没什麽…就是有点想你了。”


         说完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想说的是另一些话,想和他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他知道他的身世了。他的血亲找到他了,但是他只觉得很陌生。


         曾想过他的父母只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一角,今天才知道早在十几年前他们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但他不懂该怎么告诉金凌,这些他未消化好的事情。


        “咳咳咳…干嘛突然…一大早的说什么胡话!!!”正在喝水的金凌猝不及防地被呛到,白皙乾淨的双颊泛起一片霞红。


         一旁的江厌离忙不迭过来帮他拍拍背顺顺气,一边温柔地让他小心些。倒是对面的金子轩笑起他喝水被呛得满脸通红。


         “一大早??阿凌你现在在哪?”


        金凌朝著金子轩的方向翻了个白眼,转头没再理会他,说道:“我现在和我爸妈在国外旅。”江厌离小声地和他说了几句话,金凌边点头应付她,一边问:“过两天就回去了,要不要我买什么东西回去给你?”


       金凌现在巴不得用什么话题盖过刚才的对话。


       “都可以。”只要是你送的都可以。


        金凌对今天的蓝思追颇不适应,草草聊了两句后就挂了电话。


         金凌的到来是几天后,那天魏无羡也在家。


         金子轩早当人父,工作之余就是带着老婆四处旅游,要把早逝的二人生活给补回来。

年幼的金凌就托给舅舅照顾,某次发现魏无羡给金凌穿了裙子后,还是乖乖自己带,

等到金凌年纪大些再去旅游。金凌倒是习惯了每次一回来就要四处给亲人送特产礼物。


         在放下礼物后,金凌被魏无羡一把揽过,把他蓬松柔软的头发揉乱,刘海更是被撇成中分。


       

         “大外甥你该剪刘海了,都把眼睛挡着了。”


         金凌没好气的拨开他的手,愤愤道:“你管我!下次再乱揉我头发,我就先去舅舅那把仙子接了再过来!”


         然后不动声色的把刘海捋好,盖住眉心那颗鲜红的小痣。


04.


         金凌不喜欢他天生就有的眉心红痣,以及他的曾经的名字,如兰。


         他是金江夫妇早婚的意外产物。


         金子轩还没适应当丈夫就要忙着准备当爸爸。


          为此没少被魏无羡江澄揶揄。


     

        “当初不稀罕我姐姐的是你,现在赶著结婚生子的也是你。”


         对于后半句,金子轩只承认一半。


         江家姐弟一个早早结婚,一个迟迟找不到对象,迫于压力只好去相亲,奈何钻石王老五的光芒也没有盖过他的暴脾气和低情商,相亲最后都不了了之。


          对此金子轩拿来当做反面教材教育金凌。


         “将来可别学你舅舅。”


         正在玩游戏的金凌不经意地抬头问一句,


          “哪个舅舅?”


           金子轩噎了一下,僵道:“哪个都别学。”


           一个找不到伴侣,一个找了男人当伴侣。


         话音刚落,金凌的游戏角色就阵亡,屏幕一片灰暗,完了。


         江厌离怀孕时的种种特征都指示肚里是个女孩。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讨论起名字。最后以魏无羡提出的“如兰”胜出,江厌离连连称赞。

金如兰,一听就是个大家闺秀。


       提了好几个名字通通被否决的江澄心底并不怎么认为。


         等到孩子真的出生时发现是个男孩,这就尴尬了。只是一直以来都如兰如兰地喊,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了,就只好当小名用了。后来知道金凌不喜欢这个名字,全家人就通通改口。


        大家闺秀没法养成了,倒是养出了一副大小姐脾气。


         金凌生得好,小时候更是玉雪可爱,眉间一点红更是添了一份俏皮,打小没少被认为女孩子,更是没少为此发过脾气。


        老人常说,长在眉心正中,可不就是美人痣咯?


        他听多了也对眉间坠着的的红痣生出几分不满,想方设法地除掉它,刻意涂白或是用创可贴盖住,要不是家里不同意早就进美容院祛了。


         后来干脆把刘海留长把它挡住。


05.


         蓝思追把金凌送的西班牙雅致瓷器贴上小纸条写上赠送日期后放柜裡收好。


        这类纪念品除了收藏外没有多大意义。不过对蓝思追而言,既是金凌送的,那就别有一番意义。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


         蓝思追看了看归属地,岐山。心里头大概有了数。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阿苑吗,我是、是温宁…”


        是那天温情身旁那个怯怯懦懦的青年。


        温宁的致电是问他商量什么时候可以安排见面的时间。


         那天温情答应了给他几天的时间好好考虑,姐弟俩千里迢迢来寻亲,他也不好拖着不给人家答复。


        他心里的答案渐渐浮现,望著金凌带回的纪念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次日蓝忘机和魏无羡陪他一同与温情两人见面。


       蓝思追婉言拒绝的温情回岐山的请求。他决定留下来。


      纵是意料之中的答案,温情还是忍不住失落下来。


        不过蓝思追表示,之后会在有空的假期回岐山拜访双亲的墓,以及以后每年的重要节日都会回岐山拜访一圈。


        几人又去了一趟婆婆的墓地,温情哭着用岐山的方言对着婆婆的墓碑说了许多,过了很久才平复情绪,温宁同样强忍着泪扶着她。其他几个男人不懂该如何是好,只能傻傻地站在一旁。


         临走前温情和蓝思追交换了手机号码,并说只要他到岐山,一定要记得致电。温宁把一本相册交给他。说了句“其实,你和你的父亲长得很像…”


         回到家后,蓝思追翻来相册,里面主要是他父母年轻时的照片。也有些年轻时候的温情温宁婆婆等人。


         其中一张是他父亲和他有孕在身的母亲的合照,望著镜头笑得很灿烂。算是全家福了。


        他望着镜中的自己,果然如温宁所说,与照片中的青年男子有八分相似。


        把相册放进柜里,和那座雅致瓷器并排,蓝思追松了一口气。


        终究舍不得离开,他还有有多事情没有完成。还没达成给自己的目标,还没有成为和养父一样厉害的人,还没告诉喜欢的人自己的心意。


       所以要留下来。


       望著窗外的落日美景,蓝思追拨开了金凌的电话。


      “阿凌,这周末有空一起看电影吗?”


-FIN-

寫完啦,我愛小朋友組(●´q`●)


不儘干巴巴的,還存在各種ooc


我也不懂我寫了什麼沙雕玩意儿。


謝謝看完。
















追凌現pa人設

歡迎食用。


蓝思追:


长相好成绩好性格好,还很会打球。


拿奖学金的NO.1,小学就是少先队长,担任班长一职。


深受老师喜爱和同学欢迎,在学校有后援团。


迷妹很多但是不直。


因为养父的关系和金凌自幼相识,被金凌拒绝补课后暗暗伤心了好几天。


很想听金凌再喊一声思追哥哥。



金凌:


小蓝思追两届。


仅仅小时候很黏蓝思追。


金江夫妇早婚的意外产物。


游戏氪金很猛。


脑子虽然聰明,但是因为态度问题成绩不稳定,气走过家教。


某次考砸后被大人要求让蓝思追帮忙补课,却因为被一直被和蓝思追比较而迁怒拒绝。后来还是心软答应了。


“我我我我我是看你可怜才答应的!”



蓝景仪:


金凌同班。


蓝思追发小,成绩中上,活泼健气得不像蓝家人。


明明很喜欢打球却身高最矮。


经常找金凌约游戏。

“大小姐虽然脾气很差但游戏技术不错啦。”

“闭嘴!你还玩不玩?!”


因为金妈妈厨艺很棒所以经常蹭饭,不忘拉上蓝思追。看破蓝思追的暗戳戳的小心思后会在饭桌上为其美言。


“思追家长好感度兄弟纸能帮刷到这了。”


某次因为晚上下雨而留宿三人睡一床。

“明明有客房为什麽还要一起睡?!”

“是你妈妈的意思啦,再说大小姐你床也够挤。”

“蓝景仪你可别打呼噜,蓝思追你脸红什麽?!”

金凌半夜醒来发现蓝思追一直没睡。

“你们蓝家的休息时间不是早就过了吗?”

“阿凌…我有点兴奋过头了…”

???


追凌交往後納悶“我當初為什麼要幇著你們虐我自己?”



欧阳子真:


比起学习对女生更感兴趣,但迫于老爹压力还是拿起来课本。



聂怀桑:


留级多次。


游戏六的一批。


瞒著大哥氪金,被发现后手机被砸了。



江厌离:


把婆媳关系理成母女关系的妙人儿。

“子轩你怎麽和阿离说话的!”


日常就是料理家务,陪婆婆谈谈心逛逛街,喂喂仙子关心关心弟弟婚事,哦,还有研究食谱。

“嗯…这个对阿凌长高好”


“阿离你是不是换配料了?”

“子轩你尝出来啦?味道怎麽样?”

“真香!”



金子轩:


金氏集团扛把子。处理完公司事物就想著和老婆双人旅游。

“到时候阿凌交给他舅舅就好啦,诶?我的旅游指南去哪了?”



江澄:


江家唯一单身青年。


姐姐儿子都可以谈恋爱了自己还没对象。


用工作逃避婚恋压力。

相亲好烦但是还是要去,虽然都会黄掉。



魏无羡:


出柜舅舅。


是他灌下了小朋友们的第一杯酒。


得知追凌交往后教授了思追这辈子都不可能在蓝家学到的东西。



虞紫鸢:


不敢在她面前耍脾气的严厉姥姥。


每次被凶幸好有姥爷帮忙劝劝。


但是每年给的压岁钱都很有分量。


退休后除了关心女儿婚后生活,就是给儿子安排相亲。

“江澄你给我好好相亲好好结婚,不要学魏无羡那副德行。”


“妈我上星期刚去过…”



金光瑶:


集团副总。


来兄长家串门很受金凌欢迎。

“小叔叔你又给我带什麽礼物了?”

“阿凌看看喜不喜欢…”



仙子:


体型高大加上伙食好显得很胖,偶尔会吓到路人。

“大小姐仙子是不是又胖了?”

“我妈手艺太好没办法”


日常就是等主人放学回家和金妈妈做完饭。


一个沙雕脑洞。

小朋友组去玩  →  思追被妹子搭话过久,碍于涵养没有表达不满,用眼神向金凌景仪求助  →  金凌起了玩心,大声告诉妹子思追其实是个断袖,然后期待思追丢脸  →思追一脸灿烂的揽过金凌说:“是的,在下的道侣就是这位公子^_^”

金凌:卧槽…

小朋友组超级可爱(●´q`●)